公安部举行反对拐卖人口例行新闻发布会_反拐项目网_UN-ACT China
类  型:
查  询
关键词:
中文首页  
English  
关于我们
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国 际
    国 内
政策规划
    国 际
    国 内
通讯期刊
    新闻摘要月刊
    反拐季刊
    SIREN报告
资料博览
    调 研
    小资料
    要 文
    案 例
外籍拐卖受害人快速排查语音软件下载
邮箱地址:
当前位置:首 页  >>  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COMMIT) >
[打印] 
公安部举行反对拐卖人口例行新闻发布会
     时间:2019-07-03 10:40:46     访问量:

  2007年12月14日下午14时,公安部在亚洲大酒店二楼多功能厅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通报联合国湄公河次区域反对拐卖人口第二届部长级磋商会暨第五次高官会有关情况,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主持本次发布会,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联合国常驻中国协调员兼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总代表马和励等出席发布会。 
 
  今天的公安部新闻发布会由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主持。
 
武和平: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欢迎出席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第二届部长级磋商会暨第五次高官会新闻发布会。
下面,我向大家介绍出席今天新闻发布会的各位嘉宾:
 
武和平:
中国部长级会议代表团团长、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先生,联合国常驻中国协调员兼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总代表马和励先生,柬埔寨部长级会议代表团团长、柬埔寨妇女事务部部长莹・堪女士,老挝部长级会议代表团团长、公安部副部长图拉・英沙希莱先生,缅甸部长级会议代表团团长、内政部部长貌乌先生,泰国部长级会议代表团团长、社会发展与人口安全部副部长颇遮・平湃提先生。
 
武和平:
此外,还有受越南部长级会议代表团团长、公安部副部长黎世渐先生委托,出席本次发布会的越南公安部警察总局副总局长阮和平先生。黎世渐先生因公务原因,已于今天下午返回越南。
 
武和平:
我是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
 
武和平:
1998年,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为首的联合国有关机构联合设立“联合国机构间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对拐卖人口项目”(UNIAP),项目参与国包括柬埔寨、中国、老挝、缅甸、泰国、越南6国。2004年10月,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对拐卖人口第一届部长级磋商会在缅甸仰光召开,次区域6国共同签署了《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对拐卖人口谅解备忘录》。
 
武和平:
该项目的实施为次区域6国政府交流反拐工作经验、加强反拐合作提供了重要平台,对推动次区域6国合作开展预防、打击跨国拐卖犯罪行为,解救跨国拐卖受害人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国际上也产生了重要影响。
 
武和平:
今天上午,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第二届部长磋商会暨第五次高官会胜利闭幕,会议取得了丰硕成果。
下面,请中国部长级代表团团长、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先生通报这次会议情况。
 
张新枫:
  各位新闻界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由中国公安部主办,国务院妇儿工委办公室、外交部、商务部协办的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对拐卖人口第二届部长级磋商会暨第五次高官会今天上午顺利完成了各项议程。来自柬埔寨、中国、老挝、缅甸、泰国、越南以及东盟10国驻华使馆、相关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项目捐资国和中国国内负责反拐工作的相关部门200名代表出席了会议。
  中国政府对此次会议高度重视。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国务委员周永康将在中南海会见与会各国部长。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在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作了主旨发言,表示中国政府和中国公安机关将继续加强与次区域其他五国反拐合作,进一步加快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共同应对新的挑战。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黄晴宜出席了部长级会议开幕式并致词。联合国常驻中国协调员兼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总代表马和励先生在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也作了发言。
  会议讨论了第一阶段《湄公河次区域反拐行动计划》执行情况报告,回顾了2004年缅甸仰光第一届部长级磋商会以来,次区域六国执行《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谅解备忘录》及第一阶段《湄公河次区域反拐行动计划》取得的成果,审议了次区域六国执行反拐行动计划的国家报告,讨论通过了第二阶段《湄公河次区域反拐行动计划(2008-2010年)》。
  会议认为,近年来,在次区域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在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项目秘书处的积极协助下,在有关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的大力支持下,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取得了显著成效。
  会议同时认为,在次区域反拐合作取得明显成效的同时,彻底消除拐卖人口犯罪的目标还远未实现,次区域拐卖人口犯罪活动出现了一些新特点、新动向,防范和打击的难度进一步加大。可以说,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必须进一步加强合作,加快进程,推动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对拐卖人口进程取得更大成效。
  在总结第一阶段次区域反拐《行动计划》经验成果的基础上,会议通过了新的《行动计划》。第二阶段的《行动计划》全面规划了今后次区域反拐合作的发展方向和重点领域,对进一步推动本地区各国反拐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今天上午,六国部长在钓鱼台共同签署了《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联合宣言》。作为此次会议的一个重要文件,该宣言重申了区域反拐谅解备忘录中的原则精神,强调以次区域六国签署的有关联合国文件的原则和方针为指导,积极履行承诺,加强部门合作,促进国际合作。它充分表达了六国政府加强合作、携手反拐的决心和信心,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必将对进一步推动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发挥重要作用。    
  关于这次会议的情况,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武和平:
感谢张新枫副部长的介绍。刚才张副部长通报了这次会议的情况,下面的时间请记者朋友们就关心的问题向发布席上的各国团长们发问。
 
荷兰《共同日报》记者:
非常感谢,首先我希望每一个成员国的团长和领导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数据,向我们说明各个国家人口拐卖犯罪的严重程度,比如说被拯救和返回受害人的数量,以及被逮捕的人贩子和犯罪分子的数量。也请各位部长给我们介绍一下各自国家的具体情况和数据。
 
武和平:
先请张部长回答这个问题。
 
张新枫:
我们这个区域随着经济的加速发展,人员往来的增多,区域间各种犯罪行为也呈现了诸多趋势。在中国,涉及到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不多,我们掌握的有100起上下。尽管总量不多,但是我们认为这种犯罪有可能有增多的趋势,需要引起高度关注。对这个问题,与会的六国部长们在今天的会议上也达成了共识,我们将采取更加密切的联合行动遏制这种犯罪的发展,中国政府也出台了五年为期的反拐行动计划,这都将非常有利于控制和解决这一地区拐卖妇女儿童的现象。
 
武和平:
这位女士可以选择一下,请哪位国家的参赞回答这个问题。
 
荷兰《共同日报》记者:
缅甸和老挝,因为是离中国最近的,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请缅甸和老挝的代表团团长回答吧。
 
武和平:
我们先请老挝部长级会议代表团团长、公安部副部长图拉・应沙希莱先生回答。
 
图拉・应沙希莱:
我想在这里重申一下,老挝一贯重视人口拐卖问题,实际上这是湄公河次区域所有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的缘由。我在此重申,老挝政府将一如既往地重视和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也将继续和本地区其他邻国一起开展合作,开展反拐行动,老挝已经开始制定并实施了老挝国家的反拐行动计划。
 
武和平:
下面我们请缅甸部长级会议代表团团长貌乌回答这个问题。
 
貌乌:
在缅甸,既有国内的人口拐卖犯罪,也有跨国的人口拐卖犯罪。这些犯罪大多发生在边境地区,有的人被拐卖到周边国家,有的则被拐卖到世界其他地区。因此每个国家的法律体系和法律框架就非常重要。在我们国家,对人口拐卖罪的最高处罚可以判到死刑,次一级的可以判无期徒刑,最轻的也是判十年的有期徒刑。因此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国家对人口拐卖犯罪的惩治力度是非常大的。
 
貌乌:
人口拐卖犯罪发生的原因是多样的,不仅涉及到一个国家的面积、人口、受教育水平、贫困程度,而且它和我们对边境地区的管理也是息息相关的。这就说明反拐不仅仅是一个单独国家的问题,它已经成为一个地区性的,甚至是全球性的,应共同应对的问题。这也是本次部长级会议上各方达成的共识,要在本地区开展合作,共同反拐。因此,我们也有必要进一步开展联合行动,实现我们的目标。在我看来,一方面我们要强化刑事司法手段,另一方面要通过宣传教育,提高公众的反拐意识。
 
武和平:
在诸位提问之前,我很愿意介绍今天出席新闻发布会的唯一一位女团长,柬埔寨妇女事务部部长莹・堪女士,她很愿意回答刚才这位女士的提问。
 
莹・堪:
  首先我想说的是,拐卖本来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犯罪,涉及到多方面的因素,没有人告诉你他是拐卖的受害者。通常是我们发现了受害者,才能破获一起拐卖犯罪案件。而且要建立一个数据库收集数据,需要对拐卖犯罪行为有清晰的定义,有时候案件涉及到人口出国而不是拐卖,这是定义不同的两个案件。我们国内负责反拐的部门涉及到司法部、内务部等部门,我们现在也在制定一个反拐的,包括对拐卖犯罪进行打击的标准。通过制定一个收集数据的标准,来加强我们有关方面的工作。我们也建立了专门的收容、接受人口拐卖受害者的中心,为受害者提供帮助。我们希望在破获拐卖案件并抓获犯罪分子之后,有效地收容并且帮助受害者恢复正常生活并重新融入社会。
  具体的数字,从今年1―11月,我们大概破获了110起人口拐卖犯罪案件,逮捕了55名犯罪分子,有3名泰国人被解救;共解救了134名受害者,其中25名被送往刚才提到的社会部建立的收容站,另有7人被送往由非政府组织建立的收容所。非政府组织一直是我们工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伙伴。有102名受害者返回了他们的家庭。另外,在省一级、市一级的法院,在今年7月―9月三个月间一共审理了10起拐卖案件,其中1名犯罪分子被起诉,并被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还有4名犯罪嫌疑人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在我们的打击行动中,取证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这也是我们以后努力的方向。
  我还想强调,柬埔寨政府对人口拐卖犯罪有很多政策,对任何一个犯罪分子都是不能容忍的,因为人口拐卖是违反宪法、违反人类尊严的犯罪行为,也需要我们采取综合的方法和手段来严管,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们国内不仅仅由司法部门或警察部门负责处理反拐事务,还涉及到司法部、社会事务部以及其他相关部门;我们不仅仅为受害者提供保护,更重要的是要预防拐卖案件的发生,并且帮助受害者恢复正常生活、重新融入社会;而且我们不仅需要在国家层面开展综合性的行动,更需要在地区、在国际层面开展这样的行动。我也希望在今后的某一天,我们的次区域反拐合作精神能成为全球其他地区反拐行动的一个模式,能够为其他地区所借鉴,能够在国家和国际层面开展有效的反拐合作。
 
武和平:
感谢刚才莹・堪女士的回答。
 
路透社记者:
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在中国国内,拐卖中国人口的犯罪有多严重?第二,中央政府对国内情况如何处置?
 
张新枫:
  中国国内拐卖妇女儿童现象在进入90年代后开始逐渐多起来,针对这样一种情况,中国政府包括公安部等各级政法机关进一步加强对这种犯罪的打击,进入2000年以后,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在中国呈现逐步下降的趋势,减少的幅度每年可以下降两位数。2006年全国拐卖妇女儿童的案件在2500起左右。这是2006年的一个数据。我说的数字是不仅包括国内的,也包括跨国的案件。
  针对这样的情况,中国政府更加关注妇女儿童权益的保护,我们出台了妇女儿童发展纲要。纲要明确强调了对妇女儿童权益的保护。针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问题,刚才我说了,国务院出台了反拐行动计划。计划公布以后,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过去讲的是“打拐”,而这个计划提出了“反拐”,就是说要对这种犯罪现象进行综合的整治,“反拐”的含义包括,我们要加强预防工作,加强打击的工作,也要加强对妇女儿童的解救工作,还要加强对她们的安置和康复工作,这样采取综合治理的办法,解决人口拐卖犯罪问题。
  我要补充说一句,我国有28个部委和单位参加落实国家的五年反拐行动计划。随着五年反拐计划的落实,中国国内,包括跨国的拐卖妇女儿童现象会明显减少。
 
美联社记者:
您刚才提到有28个部门参加反拐工作,我想问一下是哪些部门?另外,中国在反拐的工作中所投入的资金,每一年投入的资金,特别是在解救、安置和康复方面投入了多少资金?谢谢。
 
张新枫:
  反拐行动计划里面,我们建立了一个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成员有28个单位,这28个单位是我们国家各个执法部门涉及到妇女儿童权益的各个保障部门,还有我们的宣传教育部门,一共是28个部委,主要是保护妇女儿童权益有关系的单位都参加进来。
  您提的第二个问题,中国政府在打击拐卖妇女儿童行动中投入了多少资金?坦率地说,这个数字没有办法精确地统计出来。因为中国打击妇女儿童拐卖这项工作,在省一级、在基层都在进行,打击妇女儿童拐卖案件是跨区域、跨省的,而且也有跨国的,在侦查、解救、安置方面都要耗费大量的资金。我刚才给大家公布的数字,2006年破获了2500多起案件,破案率达到80%―90%,我想这方面的投入和消耗是巨大的。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有妇女儿童被拐卖的案件发生,公安机关接到报案或者是群众的求助,不会因为经费短缺而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查而不处。
 
路透社记者:
我有一个问题问缅甸代表团团长貌乌先生,因为缅甸的国内政治问题,正在受到国际制裁,这会不会使缅甸国内的打拐行动面临更多的困难呢?
 
貌乌:
首先,缅甸现在受到的制裁对我们的人民产生了影响,所以刚才也提到了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我们将反拐行动视为国家性的一项事业,采取了很多计划来增加国内的就业机会,在全国也开展了许多基层性的提高公众反拐意识的行动。我们不仅与邻国开展合作,也和联合国有关机构,与国际和地区的非政府组织进行合作。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广泛地、综合性地开展提高公众意识的行动,满足我们反拐的需要。
 
日本《产经新闻》记者:
请问张副部长,去年有2500起拐卖案件,一个案件的规模大概是多大的?受害者的人数大概是多少?2500起案件中有没有当地政府官员,包括当地公安局官员参与其中?
 
张新枫:
在中国,拐卖妇女儿童的立案标准是:只要有群众报案说他的孩子或者是他的女儿有可能被拐卖了,公安机关就要及时立案。当然,这里面既有涉及到一个被害人的案件,也有涉及到多个被害人的案件。据我这里掌握的情况,2006年解救妇女儿童的数字和立案的数字差不多。您提到的在拐卖妇女儿童这类案件里,有没有地方的一些官员或者是执法人员参与其中。据我们掌握,在这类犯罪案件里,一般不涉及到执法人员和地方政府官员,大部分是由为了追求利益而组织起来的一些犯罪团伙实施的犯罪行为,这种犯罪没有所谓的保护伞。
 
新华社记者:
请张副部长介绍一下中国和边境国家成立了多少国家打拐联络办公室,除了联络办公室以外,中国和邻国在打拐上还有什么合作机制?
 
张新枫:
我们在湄公河次区域落实打拐行动中加强了对周边国家打拐的协作,我们在中越边境、中缅边境成立了专门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联络办公室。随着反拐工作的推进,我们还准备增设会发挥很好作用的打拐联络办。在具体的反拐举措上,我们准备:第一,加强区域的反拐情报交流与合作。我们还要建立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数据库,利用信息化的手段来推进反拐斗争的不断深入。数据库里面包括被拐卖妇女儿童的DNA数据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团伙的数据库。另外,加强我们区域内几个国家的个案协作,一旦发现了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线索,我们就要组成专案组赴国外或者是请对方的执法人员过来加强具体个案的合作。坦率地说,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只要我们高度重视,各国的执法部门携起手来,对这类犯罪的打击会很快见到成效。
 
武和平:
非常感谢张副部长和诸位部长的答复。因为大会还有其他议程,我们的发布会到此为止,感谢各位朋友的光临,谢谢大家!
 
中国网 2007-12-14
http://www.china.com.cn/zhibo/2007-12/14/content_9367051.htm?show=t
 
相关链接  
>> 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人口犯罪专项行动     >> 360°寻人网     >> 中华寻人网     >> 寻亲解难网     >> 联合国机构间湄公河次区域反拐项目 (United Nations Inter-Agency Proj     >> 中国妇女劳动力转移就业网 (Website for Migration and Employment     >> 中国发展简报 ( China Development Brief )     >>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     >> 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     >>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详细>>
版权所有© UN-ACT 中国办公室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新东路1号 塔园外交公寓3-2-121 邮编:100600
电话:(+86 10)64203307
京ICP备1003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