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治30年铺就中国特色平安路_反拐项目网_UN-ACT China
类  型:
查  询
关键词:
中文首页  
English  
关于我们
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国 际
    国 内
政策规划
    国 际
    国 内
通讯期刊
    新闻摘要月刊
    反拐季刊
    SIREN报告
资料博览
    调 研
    小资料
    要 文
    案 例
外籍拐卖受害人快速排查语音软件下载
邮箱地址:
当前位置:首 页  >>  资料博览 > 要文 >
[打印] 
综治30年铺就中国特色平安路
     时间:2019-07-03 20:28:20     访问量:

 
  2005年5月23日,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亲切会见出席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表表彰大会的全体代表
 
  8月24日,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会胜利闭幕。为了兑现中国举办一届平安奥运的郑重承诺,中国成千上万的公安民警、武警、保安和社会志愿者参与奥运会安全保卫工作,他们为维护社会的安宁默默地做着努力,打造了奥运安全的“铜墙铁壁”。
 
  这种有着中国特色的维护社会治安的方式叫做:社会治安综合治理。
 
  30年前,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成为我们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解决社会治安问题的根本途径。30年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发展进程,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维护社会治安、保持社会稳定的新路子,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创造了和谐稳定的社会治安环境。
 
  1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方针的提出与形成
 
  上世纪80年代,拨乱反正的中国面临严峻社会治安问题的挑战,而没有良好的社会治安,改革发展的航船便不能平稳前行。
 
  如何找到治理社会治安的一条正确途径,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孜孜以求。“在改革的初期,党中央根据邓小平同志关于搞好社会治安、维护社会稳定的一系列重要指示,从新时期我国社会治安的实际出发,并总结以往的工作经验,提出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方针。”中央综治办有关负责人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早在1980年,邓小平同志就指出,安定团结是实现现代化必须具备的一个前提。此后,他多次阐述保持稳定的重要意义,强调“稳定压倒一切”。
 
  1981年5月,中央政法委员会召开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武汉五大城市治安工作座谈会,明确提出:搞好社会治安,“必须各级党委来抓,全党动手,实行全面‘综合治理’。”同年6月,中共中央转发此次会议纪要的《通知》正式明确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方针。
 
  1982年1月,党中央在《关于加强政法工作的指示》中再次要求:“为了争取治安情况根本好转,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全党动手,认真落实综合治理方针。”
 
  1983年8月,党中央《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明确了把“严打”作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首要环节的工作思路。
 
  1984年3月,党中央批转中央政法委员会的《通知》强调:“从长远考虑,更重要的是加强基层工作和基础工作。”同年下半年,党中央批转中央政法委员会的报告时指出:要争取社会治安的根本好转,必须在“严打”的首要前提下,抓住预防、改造等各个环节,通过思想的、政治的、经济的、行政的、法律的各种手段,达到控制、预防、减少犯罪,并把犯罪分子中的绝大多数人改造成新人的目的。
 
  中央综治办有关负责人说,经过10年的探索,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方针已系统地形成。
 
  “烟台会议”是我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一个重要里程碑。1991年1月,经党中央批准,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会议在山东省烟台市召开。会议总结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基本经验,明确了搞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
 
  1991年2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关于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决定》。决定指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中央总结历史经验提出的正确方针,它是解决我国社会治安问题的根本出路,是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重要措施,是新形势下坚持专门机关工作和群众路线相结合原则的新发展,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解决社会治安问题的新路子。同年3月2日,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决定》。决定强调:社会治安问题是社会各种矛盾的综合反映,必须动用和组织全社会的力量,运用政治的、法律的、行政的、经济的、文化的、教育的等多种手段进行综合治理,从根本上预防和减少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秩序,保障社会稳定,并作为全社会的共同任务,长期坚持下去。
 
  这两个《决定》被普遍认为是“我国搞好社会治安、维护社会稳定,确保长治久安的纲领性文件”,标志着我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走上了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
 
  1991年3月21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协助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下设办公室,与中央政法委机关合署办公。
 
  中央综治办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1991年,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方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得以全面贯彻落实至关重要的一年,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已由一般号召转化为各地区、各部门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广泛实践。
 
  1992年10月,党的十四大把“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保持社会长期稳定”写入了新修改的《党章》的总纲。从而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成为全党的一项工作纲领。
 
  2 打击是综合治理的首要环节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工作范围,主要包括“打击、防范、教育、管理、建设、改造”六个方面。打击是综合治理的首要环节,是落实综合治理其他措施的前提条件。
 
  据了解,自1979年至1990年,作为综合治理首要环节的“严打”斗争,取得了很大成果。仅1983年8月至1987年1月的“严打”战役,全国共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64.7万多起,摧毁了一大批刑事犯罪团伙。
 
  自1991年中央综治委成立以来,始终坚持“严打”方针不动摇,组织开展了“反盗窃”、打击“车匪路霸”等一系列专项斗争和集中统一行动。
 
  湖南省邵阳市一度社会治安混乱,人民群众反映强烈。中央综治委抓住这一带有普遍性的典型问题,于1991年10月在邵阳召开全国社会治安重点治理经验交流会。会后,全国各地迅速开展了重点整治工作,一批治安混乱的地方改变了面貌。
 
  铁路沿线的社会治安问题,曾经是人民群众普遍关注的焦点之一。1992年11月,中央综治委在衡阳市召开全国整顿铁路治安重点区段座谈会。铁路沿线地方各级党委、政府迅速对治安混乱的重点区段展开集中治理,很快见效。此后,中央综治委先后两次召开全国铁路护路工作会议,总结推广贵州省开展民兵护路的经验。会议决定成立中央综治委铁路护路联防工作领导小组。近几年来,各地加强大秦铁路、青藏铁路的护路联防工作,保障了青藏铁路的平安畅通。
 
  针对一些农村地区治安混乱的状况,1994年6月,中央综治委会同中组部、公安部、司法部、民政部在江苏省吴江市召开会议,部署对农村治安进行综合治理。各地采取有力措施,一批横行乡里、群众深恶痛绝的流氓恶势力被铲除,农村基层党政组织得到加强。
 
  新世纪之初,我国社会治安形势严峻,严重刑事犯罪时有发生。2001年4月,全国社会治安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英明决策,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两年的“严打”整治斗争。
 
  各地、各部门突出重点,周密部署,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严重暴力犯罪和影响群众安全感的盗窃、抢劫等多发性犯罪,依法从重从快严惩了一批犯罪分子,一批治安混乱地区的面貌得到了改变。两年后,2003年7月29日至8月25日,“全国严打整治斗争成果展”在国家博物馆展出。
 
  2005年,针对影响群众安全感的严重暴力犯罪和多发性侵财等犯罪活动,全国开展了打击“两抢一盗”专项斗争,全年共破获抢劫、抢夺、盗窃犯罪案件142.4万多起。与此同时,组织开展了禁毒预防、禁吸戒毒、堵源截流、禁毒严打、禁毒严管五大战役,推动禁毒人民战争全面深入开展,有效遏制了毒品来源、毒品危害和新吸毒人员的大量滋生。
 
  2006年2月,全国范围内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响。截至2007年9月,全国公安机关共侦办涉黑案件近500起;检察机关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提起公诉340起;法院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审宣判167起,二审宣判82起。此外,还打掉恶势力团伙4000余个。
 
  2007年3月,公安部、中央综治委等六部门联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治理自行车被盗问题专项行动。经过9个月的专项斗争,全国丢失被盗自行车数量下降了50%左右,群众为这项“民心工程”拍手称好。
 
  各地、各部门紧紧围绕人民群众关注的切身利益,把“严打”斗争同整治治安混乱地区和突出治安问题,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各项措施紧密结合起来,全国“侦破命案”、打击拐卖妇女儿童、打击淫秽********等专项行动的开展,大大推动了社会治安环境面貌的改善。5年来,各级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部门共组织排查出治安混乱地区和突出治安问题81100多个,有效整治改观72500多个。
 
  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是衡量社会治安状况的一个重要标准。近几年来,全国刑事案件变化平稳,严重刑事犯罪得到有效遏制,人民群众安全感逐年增强,由2002年的82%提高到2007年的93%。
 
  3 大调解大防控强基固本
 
  “严打”固然是解决社会治安问题的有效手段,加强防范才是维护社会治安的治本之策。
 
  十几年来,中央综治委一直把加强综合治理基层基础工作放在突出位置。1996年10月,中央综治委下发了《关于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基层基础工作的意见》,对建立基层综治组织、强化基础工作提出具体要求。
 
  上世纪90年代初,不少地方逐渐开展创建安全文明小区、治安模范乡村(镇)等基层安全创建活动。中央综治委总结各地经验,于1997年8月在山东省威海市召开会议,推广山东、广东、上海、河南等一批先进典型经验。会后,中央综治委《关于进一步开展基层安全创建活动的意见》下发各地。
 
  针对新时期人民内部矛盾逐渐增多的情况,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任务紧迫,时不我待。为了?と嗣袢褐诘母纠妫2000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中央综治委《关于进一步加强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的意见》,要求各地、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2001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制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意见》,要求加强基层基础建设,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各项措施落实到基层。2004年中央综治委召开工作会议,推广“枫桥经验”,全面部署做好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2008年3月至9月,中央综治委部署在全国范围内集中开展排查调处矛盾纠纷、排查整治治安混乱地区和突出治安问题活动,集中力量解决好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突出问题。
 
  多年来,各地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组织会同有关部门,坚持预防为主、调解为先、民生为重、整合力量、方便群众的理念,广泛建立了党委政府统一领导、政法综治牵头协调、职能部门配合、社会组织协同、公众参与的工作体制,逐步形成了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衔接配合、协调运作的工作体系及发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工作平台。浙江“枫桥经验”、江苏南通“大调解”和河北“三位一体调解”等经验得到了推广。
 
  全国许多乡镇、街道建立综治工作中心或社会矛盾纠纷调处服务中心,对矛盾纠纷采取“一站式”受理、“一条龙”调处,努力把各类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5年来,全国各级综治部门共排查出矛盾纠纷1800多万起,调处化解1690多万起,各地由矛盾纠纷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呈下降趋势。
 
  1997年9月,党的十五大报告提出,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要坚持“打防结合,预防为主”的指导思想。
 
  为了真正把综合治理的工作重心转移到“预防为主”上来,各地注重从源头上查找治安隐患,从深层次上解决治安问题,从更广的范围构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全面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各项措施。
 
  1999年10月,中央综治办召开全国部分城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座谈会,总结推广哈尔滨市开展社会治安“打防控一体化”建设的经验。2002年11月4日,中办、国办转发《中央综治委关于加强社会治安防范工作的意见》,提出构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2003年9月,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会议在南昌召开,对构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作出全面部署。
 
  搞好防范,重在落实。全面推行城乡社区警务战略,建立多警联动的快速反应机制。大力倡导建立居委会、警务室、流动人口管理站、调委会、物业管理站“五位一体”的社区治安管理和警民联动工作机制,探索从下岗职工和低保对象中选聘人员组建巡逻队伍,加强了社区和街面治安防控,大大提高了一线防范能力。
 
  科技防范,重在推广。在城市,大力实施小区亮化、建治安岗亭、巡逻值更、安装防护栏、建治安电子监控设施等“安居工程”;在农村,推进农村治安防范承包制、保安驻村制等做法,推广使用“警铃入户”等经济实用的物防和技防设施,对入室盗窃、偷牛盗马等多发性侵财案件起到了较好的防范效果,有效增强了预防、发现、控制和打击违法犯罪的能力。
 
  从中央综治委成立之初的32家部委成员单位扩展到今天的39家部委成员单位的规模。涉及部门之多,工作涵盖面之广,可以看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是一项宏大的社会系统工程。
 
  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需要众多部门的共同参与,这项工作更有赖于广大群众群防群治的无穷力量。30年来,专职治安巡防队、治安联防队、乡镇社区保安、治安巡逻志愿者、铁路护路联防队、流动人口协管员、综治特派员、维护稳定信息员、矛盾纠纷调解员以及法律援助、安置帮教和社区矫正等各种形式的群防群治力量不断壮大,在维护治安和社会稳定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明显。
 
  4 服务特殊群体完善社会管理
 
  30年来,由于各有关部门齐抓共管,使流动人口服务和管理、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学校及周边治安环境等综合治理中的突出问题,找到了有效的解决办法,社会管理的薄弱环节得到明显加强。
 
  改革开放以来,沿海地区、交通沿线、大中城市流动人口大幅度增加,流窜犯罪活动猖獗。1995年7月,在厦门市召开的全国流动人口管理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加强流动人口服务和维权工作,当时的指导思想是“因势利导,宏观调控,加强管理,兴利除弊。”会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中央综治委《关于加强流动人口管理工作的意见》。一些省、区、市还制定了地方性法规和行政规章,逐步使流动人口管理工作纳入法制化、规范化轨道。1997年,中央综治委成立了流动人口治安管理工作领导小组。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逐步深入和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的加速推进,以一亿多农民工为主体的流动人口,既是我国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的重要参与者,也是需要社会各界关爱和保护的弱势群体。
 
  面对这支庞大的队伍,党的十七大提出“要加快推进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扩大公共服务,完善社会管理”,“加强流动人口服务和管理。”
 
  200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中央综治委关于进一步加强流动人口服务和管理工作的意见》,从政策上明确对于流动人口将从“管理控制”转向“服务管理”。“公平对待、搞好服务、合理引导、完善管理。”这些日渐广为认同的理念,成为这个意见的工作方针。
 
  中央综治办有关负责人说,按照这个意见的要求,今后对流动人口服务和管理工作要实现五个方面的转变:更新思想观念,实现对流动人口由控制管理型向服务管理型的转变;改革管理办法,实现由单纯的“以证管人”向“以房管人”和运用信息化手段管理的转变;调整工作思路,实现由政府部门管理服务向社会化服务管理的转变;改进治安管理,实现由突击性的清理整治向日常化有序管理的转变;改革管理制度,实现人口流动由不稳定到相对稳定的转变。
 
  人们欣喜地看到,许多地方着力对流动人口“民本化”的探索,开始由重管理轻服务,向管理服务并重、寓管理于服务之中转变,大力推行市民化管理、亲情化服务,建立了“进城务工青年之家”等工作阵地,深入开展“千校百万”、“农村劳动力技能就业计划”、“阳光工程”等培训活动,着力提高流动人口整体素质和就业能力。同时,全面清理针对外来人员的行政事业性收费,改善了农民工就业环境、子女就学环境;开展了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的专项检查、“农村留守儿童关爱工程”等系列活动。
 
  有数字显示,2002年以来,各地共建立各类流动人口培训学校1.5万余所,培训流动人口达两亿多人次;大力加强法律援助、服务机构和维权站(点)建设,为20多万农民工提供了诉讼法律援助;全国已建立流动人口和出租房屋服务和管理站(点)5万余个,聘用专兼职协管员20多万人。
 
  为进一步推动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2000年11月,中央综治委制定《关于进一步加强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的意见》,中办、国办予以转发。2001年1月,中央综治委成立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领导小组。3年后,中央综治办、共青团中央、中央宣传部等20个部委启动“为了明天―――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程”,6部门启动“为了明天―――全国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关爱行动”。2006年1月,民政部、中央综治办等19个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流浪未成年人工作的意见》,明确了有关部门在保护流浪未成年人工作中的职责。
 
  全国各地从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出发,加强了对辍学学生、流失学生、闲散青少年的教育、管理和引导工作。创建“社区青少年法律学校”4500多所,确定了1000多个“青少年违法犯罪社区预防计划”试点街道,未成年人“零犯罪”社区、“零犯罪”学校逐步增多;各地开通了“12355”青少年维权和心理咨询服务热线,提供免费咨询服务,解答青少年的困惑;建立青少年事务专职社会工作者队伍,全国有80%以上的中小学校共配备了24万多名法制副校长或法制辅导员;全国共成立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152家,建成救助管理站1351个,服务对象也由流浪未成年人及乞讨人员逐步扩大到务工不着、寻亲不遇、被偷被抢等遭遇临时生存危机的困难群众。
 
  做好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预防和减少这一部分人重新违法犯罪,是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重要内容之一。1993年,中央综治委等6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安置和帮教工作的意见》,对新形势下做好这项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1995年,中央综治委成立了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各地相继建立了一些安置帮教基地,探索了社区矫正工作的方式方法,“帮带制”、“连心卡”等安置帮教的新鲜做法得到了推广。2007年,中央综治委组织推动有关部门开展了清理排查刑释解教人员、核查纠正监外执行罪犯脱管漏管等专项行动,初步摸清了刑释解教人员的衔接帮教情况,查清了监外执行罪犯脱管漏管底数,并采取有针对性的工作措施,堵塞管理漏洞。截至目前,全国共建立了4742个安置帮教机构,有25800多名专职人员在4万多个工作站开展工作,使180多万刑释解教人员得到帮助、教育和服务。经过多方努力,刑释解教人员重新违法犯罪率呈逐年下降趋势。
 
  加强对大、中、小学学生的法制教育和整治校园周边环境,是预防和减少在校学生违法犯罪的重要举措。1995年12月,中央综治委会同有关部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在校学生法制教育的意见》。从1996年起,中央综治委、教育部、公安部曾多次部署对校园及周边地区的治安整治工作。2000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中央综治委、教育部、公安部《关于深化学校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意见》。2002年7月,中央综治委成立学校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工作领导小组。2005年6月,公安部出台了维护校园及周边治安秩序八条措施,教育部提出了进一步做好学校安全工作六条措施。2008年6月,在湖北武汉市召开的全国学校及周边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现场会提出,着眼主动防范,发挥综合治理工作优势,进一步优化校园周边环境。
 
  3年来,全国公安机关已向校园派驻保安员16.1万余名,在校园周边增设治安岗亭5万余个,增设交通标志和交通安全设施等24万余处;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侵害师生人身财产权利的刑事案件3.6万余起,查处治安案件6.9万余起。
 
  5 和谐语境下的平安建设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首先是一个平安的社会。这对新时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赋予了新的内涵,需要有一个新的载体来推动综合治理工作各项措施的落实,平安建设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运而生。
 
  “稳定才能发展,平安才能和谐。”各地党政领导在实践中强化了对新时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认识。2003年中央综治委“南昌会议”推出了平安建设的经验后,平安建设在城镇乡村迅速展开。各地结合实际的“平安社区”、“平安乡镇”、“平安大道”、“平安铁道线”、“平安校园”、“平安家庭”、“平安医院”、“平安油区”、“平安寺庙”等基层平安创建活动,积小平安为大平安,使人们尝到了平安建设于促进本地区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所产生的重要作用的甜头。
 
  平安建设是新形势下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新举措。党中央、国务院对平安建设工作高度重视。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多次对平安建设工作作出重要批示。2005年2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党校作了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讲话,提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需要重点做好的十项工作。这十项工作都与政法工作、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密切相关。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平安建设是基本内容和重要抓手。
 
  2005年5月,胡锦涛总书记在接见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先进工作者代表时明确要求:“深入开展基层安全创建和平安建设活动,切实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各项措施落到实处。”
 
  在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上,胡锦涛总书记强调,要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完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机制,建立健全社会预警机制、突发事件应急机制和社会动员机制,提高保障公共安全和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
 
  2005年10月2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中央政法委员会、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关于深入开展平安建设的意见》(简称中办发25号文件)。这是新形势下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开展平安建设的一份纲领性文件。正如文件指出,平安建设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保障工程,是维护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为人民群众所期盼的民心工程,是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基础工程。
 
  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把“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继续推进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深入开展平安创建活动,依法严厉打击各种犯罪活动,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保障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写进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
 
  党中央对新形势下进一步开展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指明了方向,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中办发25号文件出台后,从中央综治委成员单位和有关部门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政府,都对贯彻意见精神高度重视,均提出了深入开展参与平安建设的具体措施。到2005年年底,平安建设已在全国全面展开。
 
  2006年4月,中央综治委在苏州召开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会议,对平安建设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同年5月,中央综治办与中央维稳办在江苏徐州市和山东济宁市联合召开全国创建平安边界现场会,总结推广省际边界微山湖地区维护社会稳定的经验。同年8月下旬,中央政法委、中央综治办在山东烟台市举办了全国平安建设研讨培训班,进一步交流了各地开展平安建设的经验,研究探讨了深入推进平安建设的有效措施和具体办法。同年11月,中央综治办在福建泉州召开座谈会,研究探讨进一步加强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深入开展平安企业、平安行业等创建活动的意见。
 
  2007年4月,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会议在西安召开,总结推广平安建设经验,研究部署深化平安建设工作,更好地落实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措施。中央综治委下发《关于深入推进农村平安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广泛开展“平安乡镇”、“平安村寨”创建活动。
 
  中央综治办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近几年的实践表明,平安建设适应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要求,体现了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客观需要,反映了人民群众的殷切期盼,既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和目标,又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保障。深化平安建设就是要按照建设和谐社会的要求开展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维护社会稳定,做到既解决影响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的突出问题,又着眼于解决深层次的社会矛盾,最大限度地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和谐因素,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这组数字就是最好的说明:2006年,各地在平安建设中共命名113.4万个单位,其中,“平安县(市、区)”1158个,占35.28%;“平安乡镇街道”20666个,占47.19%;“平安村”32.24万个,占45.4%;“平安企业”71.06万个;“平安学校”128365个。
 
  6 责任制是综合治理的“龙头”
 
  30年来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经过不断探索和实践,积累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宝贵经验。其中,最根本的一条就是狠抓领导责任制的落实,保证了“谁主管谁负责”原则的进一步贯彻实施,促进了齐抓共管格局的形成。
 
  “发展是政绩,稳定也是政绩。”各地区、各部门党政主要领导对综合治理越来越重视。1991年12月,中央综治委制定了《关于实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一票否决权制的规定》。1993年11月2日,中央综治委、中纪委、中组部、人事部、监察部联合制定了《关于实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领导责任制的若干规定》,明确要求把抓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确保一方平安同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的任期目标、政绩考核、晋职晋级、奖惩挂钩。
 
  2000年8月,中央综治委、中央纪委、中组部、人事部、监察部下发了《关于对发生严重危害社会稳定重大问题的地方实施领导责任查究的通知》。同年9月,中央综治委分别就上栗县特大爆炸案、禹州市民警刘德周和霸州市民警杜书贵开枪打死人命案,向江西省综治委、河南省综治委、河北省综治委下达了《重大问题领导责任查究通知书》,三省综治委分别对三市(县)实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一票否决,并对有关领导进行了责任查究。2001年4月,经中央综治委、中央纪委、中组部、人事部、监察部五部委联席会议研究决定,对河北省石家庄市发生特大爆炸案、河南省洛阳市东都商厦发生重大火灾案、江西省万载县发生爆炸案、河北省孟村县与山东省阳信县发生“阳信事件”,向河北省、河南省、江西省、山东省综治委发出《重大问题领导责任查究通知书》。
 
  2002年5月,中央综治委、中央纪委、中组部、监察部、人事部召开联席会议,决定对治安长期混乱、工作措施不落实、群众反映强烈的地方、单位,以及发生严重影响治安秩序和社会稳定的案(事)件的地方、单位,实行督查;对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中成绩突出的地方、单位的党政主要领导和主管领导进行嘉奖,并由组织、人事部门记入个人档案,作为干部考核的重要内容。随后,中央综治委会同中组部先后对获得1997年至2000年度和2001至2004年度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优秀地市和优秀单位的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和主管领导干部共1727人进行了嘉奖。
 
  2003年11月,中央综治办对发生在河南省平舆县的“11・12系列杀人案”、发生在深圳市布吉镇的马勇、段智群杀害外地求职女青年系列案件,分别向河南省综治委、广东省综治委下达了督查通知。
 
  2004年,北京市先后对“吴若甫被绑架案”、“3・01”特大抢劫现金案、“3・15”盗撬保险柜系列案有关责任单位实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一票否决,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责任追究。云南省吸取“马加爵杀人案”的深刻教训,加大对重大问题责任查究和一票否决的力度,收到很好的警示效果。
 
  据了解,2002年至2007年,全国各省(区、市)综治委共督查了43084个单位,查究了16279个单位,一票否决了12118个单位。
 
  各地还大力推动建立党政主要领导及分管领导抓综治工作的实绩档案、建立综治工作联系点和联络员制度。大力倡导对党政领导实行“一岗双责”、“双挂账”等做法,使领导责任制不断得到完善。
 
  几年来,中央综治委先后与法院、检察院、教育、民政、工商、海关、新闻出版等20多个部门联合下发文件,进一步明确有关部门参与综治工作的职责任务。有近20个省(区、市)进一步修订或完善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条例,推进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法制化进程。
 
  中央综治办加强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工作,下发了《省、自治区、直辖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核评比标准》,建立完善了各专门工作小组和有关部门的考核评比目标体系。各地综治目标管理责任书签订的层次越来越高,范围越来越广。通过完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体制机制,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优势在维护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工作中得到进一步发挥。
 
  党的十七大对健全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深入开展平安创建活动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胡锦涛总书记在去年底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代表和全国大法官、大检察官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对做好政法工作、加强法治建设、维护社会稳定提出了一系列重大理论观点、重大战略思想和重大政治原则,是指导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政治纲领和行动指南。
 
  2008年4月在广州召开的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综治委主任周永康强调,各级党委、政府和综治部门要充分认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自觉地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放到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格局中去谋划,放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目标中去推进,放到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大背景中去开拓,努力推动新时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取得新发展,为维护社会稳定、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做出应有的贡献。
 
  平安与和谐如影相随,相辅相成。30年来的实践证明,综合治理已成为党和政府不懈努力实践、亿万人民群众投身参与的一件大好事。我们一如既往地沿着这条前无古人、世界首创的平安和谐之路扎实奋进,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必将呈现给人们更加平安、更加和谐的美好前景。 (记者 孙春英)
 
2008年08月24日   来源:法制日报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08/24/content_9674613.htm
相关链接  
>> 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人口犯罪专项行动     >> 360°寻人网     >> 中华寻人网     >> 寻亲解难网     >> 联合国机构间湄公河次区域反拐项目 (United Nations Inter-Agency Proj     >> 中国妇女劳动力转移就业网 (Website for Migration and Employment     >> 中国发展简报 ( China Development Brief )     >>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     >> 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     >>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详细>>
版权所有© UN-ACT 中国办公室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新东路1号 塔园外交公寓3-2-121 邮编:100600
电话:(+86 10)64203307
京ICP备1003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