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的基本情况_反拐项目网_UN-ACT China
类  型:
查  询
关键词:
中文首页  
English  
关于我们
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国 际
    国 内
政策规划
    国 际
    国 内
通讯期刊
    新闻摘要月刊
    反拐季刊
    SIREN报告
资料博览
    调 研
    小资料
    要 文
    案 例
外籍拐卖受害人快速排查语音软件下载
邮箱地址:
当前位置:首 页  >>  资料博览 > 调研 >
[打印] 
我国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的基本情况
     时间:2019-07-03 20:07:59     访问量:

  我国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的基本情况
 
  (一)概念界定。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和异地转移是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的两个方向,而地域范围的划分是区分以上两个概念的关键。本研究考虑将县作为本地与异地的分界线,这主要因为县是连接城市和农村的纽带,是发展小城镇的载体,县域经济的发展可以为农村劳动力转移提供广阔空间。与此同时,农民在县域范围内就业基本上可以做到“离土不离乡”,无论居住地点或是就业行业还是与农业的关系,县内就业相对于县外就业都有明显的差异,具有相对独立的特征。基于以上考虑,我们将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限定在县域范围内,相应地,劳动力异地转移指在本县范围以外的非农就业。此外,转移就业也就意味着从事非农就业的时间累计达到180天以上。
  (二)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的基本情况。我国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最早就是由在当地社队企业和乡镇企业就业而发展起来,而后又逐渐扩展至异地,形成大规模的民工潮。随着国家政策向“三农”的倾斜以及农村经济发展环境的改善,一部分农民又返回家乡就业或创业,使得就地就近转移始终是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其中,农村非农经济发展是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就业的重要载体。改革开放后,以乡镇企业为代表的农村非农产业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农村非农经济的发展,拓宽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渠道。近些年来,就地转移主要具有以下一些特征:从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的规模特征看,就地转移的规模不断扩大。2002-2005年,农村劳动力总量不断增长的同时转移就业劳动力的比重也不断增长,转移就业劳动力占农村总劳动力的比重由2002年的34.08%上升到2005年的40.51%。在转移就业的农村劳动力中,就地转移与异地转移的规模同时扩大,呈现出“二分天下”的格局。2005年,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规模达到了1.13亿人,占转移就业劳动力总量的55.51%。
  从具体的行业分布看,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主要分布在工业、商业饮食服务业、建筑业和运输业。以2005年为例,有近60%的农村劳动力在这几个行业就业,其中,在工业部门就业的劳动力占24.9%,在商业饮食服务业就业的位居第二占17.7%,建筑业占10.3%,运输业占5.3%。农村劳动力在当地的这些行业就业以打零工为主,具有灵活性强、就业分散、对技术和技能要求不高等特点。
  从就业时间看,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平均就业时间少于异地转移平均就业时间,以2005年为例,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的平均就业时间为266.5天,比异地转移平均就业时间少30天,而且自2003年以来,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和异地转移平均就业时间均有所增加,增长幅度分别为10.26%和1.61%。这说明就地转移和异地转移的质量都有所提高。
  从就地转移的区域构成看,就地转移就业可以划分为本村非农就业、本乡外村和本县外乡非农就业。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就地转移就业劳动力中约有一半在本村范围内就业,在本乡外村和本县外乡非农就业的农村劳动力约各占1/4,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呈辐射状向外延伸,且本村转移就业的比重有增加的趋势。
 
  农村劳动力就业地点选择模型的构建
 
  (一)理论基础。每个农村劳动力的就业选择都是其所在家庭劳动力配置的具体体现。因此,分析农村劳动力就业选择行为应以其家庭为基础。根据农户模型,农民是理性的,他们在从事生产过程中追求家庭利润最大化。
  (二)影响因素。我们可将农村劳动力就业行为的影响因素可以进一步归纳为个人特征、家庭特征和外界环境因素。
  农村劳动力个人因素。个人特征是影响劳动力就业决策的主要因素,特别是劳动力的受教育程度及接受培训情况是影响劳动力供给的重要因素。相对于就业地选择来说,中西部劳动力人力资本积累越多越倾向于跨区域就业寻找收益更高的就业机会,而人力资本低的劳动力越倾向于在本地做一些简单的工作。而东部地区由于经济活跃各产业发展较快,很难判断出劳动力人力资本状况对就业地选择的影响。
  农村劳动力家庭因素。农村劳动力就业选择行为是家庭劳动力配置的体现,必然受到农户家庭因素影响,一是家庭的偏好,二是家庭生产经营情况。农户家庭偏好由家庭固定资产数量、家庭收入水平、家庭劳动力结构等决定。农户家庭固定资产数量是家庭经济状况的基本反映,家庭收入水平对于劳动力就业选择是一个内生变量,一方面收入水平影响着劳动力的就业选择,另一方面劳动力就业选择又影响了家庭收入水平,所以考虑家庭固定资产数量及家庭生产经营状况等来反映农户的收入水平。
  外部就业环境的影响。通过以家庭生产经营为参照的估计发现:(1)受教育程度、接受过培训、性别以及所在地交通便捷程度等对劳动力外出就业有着明显的正向作用。受教育程度越高和接受过技能培训的劳动力外出就业的机会越多,外出就业的可能性越大,男性劳动力比女性劳动力外出就业的概率高,(2)家庭人均耕地面积、人均固定资产量、家庭负担等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劳动力外出就业。家庭人均耕地面积越大,在农业生产上所需的劳动力就越多,那么外出就业的概率相对减少。家庭人均固定资产量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家庭的生产、生活状况和长期以来家庭的收入水平。人均固定资产量水平高,劳动力外出就业的可能性降低。
 
  结论与政策建议
 
  根据以上的估计结果,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和建议:
  就地转移与异地转移存在明显的特征差异,具有较强的互补性,二者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理顺二者间关系可以有效促进劳动力在本地与异地间良性流动。因此,在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的过程中,不能只促进一方的发展而忽略另一方面的发展。
  分析表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劳动力就地转移比例越大,这说明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与县域经济发展、小城镇建设、及乡镇企业发展密切相关。县域经济是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的载体,通过支持乡镇企业、中小企业发展,能够活跃县域经济,增强企业竞争力和吸纳劳动力就业能力。
  分析表明,劳动力素质越高,异地就业比例也就越大,收入也越高,这表现出高素质劳动力向城市流动的倾向性,以及劳动力外出就业过程中的竞争性,同时也反映出小城镇教育培训资源的短缺,农村劳动力提高其自身素质的途径有限,环境有待改善。
  我们还可以看到,劳动力家庭负担越重,年龄越大,家庭劳动力越少,其选择在本地就业的比例越大,这突出说明了为农民提供基本社会保障的必要性,这种保障可以进一步解放农村劳动力,促使其根据自身能力自由选择就业地点,不受自身及家庭负担和风险的束缚。为此,应进一步加强医疗、养老等基本社会保障体制建设。
  最后,应进一步完善户籍制度,建立区域范围内城乡一体的户口登记制度。户籍制度的存在有合理的一方面,但也存在一些问题,改革户籍制度应当结合国情,把握好发展和稳定的关系。如县、市、省内,在能够有效控制的范围内实现户籍制度的改革,从而有效消除阻碍农村劳动力就地转移的障碍。
 
中国农业信息网  2009-02-09   来源:农民日报
http://www.agri.gov.cn/llzy/t20090209_1215450.htm
相关链接  
>> 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人口犯罪专项行动     >> 360°寻人网     >> 中华寻人网     >> 寻亲解难网     >> 联合国机构间湄公河次区域反拐项目 (United Nations Inter-Agency Proj     >> 中国妇女劳动力转移就业网 (Website for Migration and Employment     >> 中国发展简报 ( China Development Brief )     >>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     >> 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     >>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详细>>
版权所有© UN-ACT 中国办公室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新东路1号 塔园外交公寓3-2-121 邮编:100600
电话:(+86 10)64203307
京ICP备1003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