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从打拐到反拐_反拐项目网_UN-ACT China
类  型:
查  询
关键词:
中文首页  
English  
关于我们
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国 际
    国 内
政策规划
    国 际
    国 内
通讯期刊
    新闻摘要月刊
    反拐季刊
    SIREN报告
资料博览
    调 研
    小资料
    要 文
    案 例
外籍拐卖受害人快速排查语音软件下载
邮箱地址:
当前位置:首 页  >>  资料博览 > 要文 >
[打印] 
2009 从打拐到反拐
     时间:2019-07-03 20:27:40     访问量:

  儿童是最应该得到保护的,任何文明国家都无法容忍对儿童的侵害。近年来,我国拐卖儿童犯罪呈上升趋势,被拐儿童身心受害,家庭承受无限痛苦,拐卖犯罪引起中央高度重视。
  4月9日,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妇女专项行动轰轰烈烈展开,迄今已有2000多名被拐儿童踏上了回家路。值得关注的背景是,首个国家级“反拐”文件――《中国反对拐卖妇女儿童行动计划(2008―2012)》去年出台,其中明确五年间反拐核心内容,首次提出“建立集预防、打击、救助和康复为一体的反拐工作长效机制”。
  反拐,与打拐一字之差,却是一场战略性转变。在公安机关严厉打击拐卖犯罪同时,国家开始有计划地整合各部委资源,研究立法对策,吸纳民间力量,形成强大反拐合力。
  宝贝,回家!父母一声肺腑召唤,政府扛起爱的责任。
  12月4日,法制宣传日。
  公安部大楼内,刑侦局打拐办电话铃声此起彼伏,人流频繁让办公室显得很局促。陈士渠撂下话筒一下乐了,兴奋地对本刊记者说:“好消息,又找到一个!”
  电话从湖南湘潭公安局打来,在历时5个月走访调查并经DNA技术比对后,编号59走失宝贝罗佳俊找到了亲生父母,距他离家已经整整五年。
  10月27日,公安部网站“宝贝寻家”栏目开通,全国首批60个被解救但未查清身源孩子的名单和照片上网,位列其中的罗佳俊幸运地成为首批第四位“寻到家宝贝”。
  解救被拐卖儿童2762人、妇女5654人,利用DNA数据库比对确认298名被拐卖人员身份――这是公安部截至11月30日最新战果。
  孩子回家路布满荆棘,一场反拐新风暴来临……
 
  拐卖态势“高压” 
 
  拐卖犯罪沉渣再起,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
  1991年至2000年,公安部先后在全国范围内组织过四次打拐专项行动,2001年至2005年又在广西、四川、河南、湖北等重点省区多次开展区域性打拐专项斗争,取得了一定成效。
  记者了解到,从前的拐卖儿童犯罪并不十分复杂,拐卖手段以骗为主,儿童被收养情况居多,跨地域流动犯罪较少。
  近年拐卖儿童犯罪出现新特点和新动向,引起公安部高度关注。
  拐卖犯罪形成“盗、抢、售”一条龙产业链,流动人口集中地成重灾区,有的地方犯罪分子到了有恃无恐地步。
  比较典型的是广东东莞,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流动人口聚居于此,农民工普遍没能力将孩子送到幼儿园,儿童在居住地四周玩耍无人看管。放学路上、超市、家门口,犯罪分子几乎无孔不入,他们偷走或抢走的孩子,半小时内就被送离城区“脱手”。等家长报案时,孩子已消失无影无踪,警方很难找到破案线索。
  东莞寮步镇,9个月大的孩子叶锐聪便被人生生抢走,劫匪从小型面包车上打开车门,在孩子母亲邓惠东眼皮底下,从她11岁女儿怀里抢走聪聪,“只几秒钟时间”。邓惠东拼命追赶,但无济于事。据民间说法,东莞近年来儿童失踪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
  拐卖犯罪还形成一种家族式、专业化、跨地域的犯罪网络。
  打拐专项行动中,山西应县警方端掉一起跨省拐卖婴儿大案,网络庞大令人震惊。2007年以来,赵凤林、闫永花母女为首,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跨省拐卖犯罪团伙,这个团伙组织偷盗、运输、贩卖分工明确,成员遍布社会各阶层,一个环节遭受打击,其它环节立即得到消息。警方已从河北、山西、山东等地抓获犯罪嫌疑人42名,找到14名被拐婴儿的生身父母,冻结赃款80余万元。
  在儿童拐出地与拐入地之间,一张可怕的庞大网络悄然蔓延。“拐卖犯罪屡打不绝,关键在于打拐瓶颈性问题没有解决,尤其是长效机制没有建立”,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忧心忡忡。
 
  中央力推反拐
 
  拐卖儿童犯罪,引起中央高层频繁关注。
  从2008年5月至今,胡锦涛、温家宝、贺国强、周永康批示达二十多次,依法严厉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成为中央高层共识。
  今年3月31日,中央综治委全体会议要求,公安部立即部署开展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妇女专项行动。
  九天后,声势浩大的打拐专项行动拉开帷幕,天安门广场东侧的公安部成为“风暴”中心。
  集中警力,重拳出击!公安部向拐卖犯罪发起凌厉攻势,陈士渠向本刊记者披露打拐专项行动特殊背景。
  2008年1月1日,国务院批准的《中国反对拐卖妇女儿童行动计划(2008―2012)》正式实施。这份中国第一个国家级反拐工作指导文件,确定了今后5年中国反拐核心内容,涵盖预防、打击、受害人救助、遣返及康复、国际合作等反拐工作的各个领域,并首次提出“建立集预防、打击、救助和康复为一体的反拐工作长效机制”。
  国家反拐计划蕴含中央巨大决心,建立反对拐卖妇女儿童行动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为最大亮点。联席会议阵容强大,由公安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综治办、全国人大法工委、全国妇联等31个部委组成,每个部委都确定一名联络员,力求推动各部门合力反拐,并协调国际合作。
  公安部被明确为部际联席会议牵头单位,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担任召集人。与此同时,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挂牌成立,公安部打拐风暴“备战”完毕。
  记者了解到,刑侦局打拐办责任重大――掌握拐卖犯罪动态,组织、指导和监督各地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工作,直接侦办跨国拐卖犯罪。按照国家反拐行动计划要求,公安部刑侦局还承担国务院反拐行动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职能,负责牵头落实国家反拐行动计划,具体工作由打拐办承担。
  该计划被认为是中国反拐工作的里程碑,有人敏锐地意识到一个微妙而重大变化。 陈士渠一语道破,国家反拐计划从打拐到反拐的转变,有利于实现打拐工作由公安机关单打独斗向全社会参与预防、打击、救助综合治理模式转变。“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拐卖问题!”
  2009年1月,中央综治办会同公安部,将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工作纳入对各省社会治安综合考核评比之中。制定下发了反拐工作的检查考核标准。
  “反拐合力正在形成,对公安机关打拐意义重大”, 在陈士渠等人看来,这次打拐是力度最大的一次。
 
  严打利用儿童乞讨
 
  “看到街头有人带儿童乞讨,请立即拨打110,公安接报便出警”,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干部孟庆甜再三叮嘱记者。
  这种变化始于9月,公安部与民政部、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卫生部四部委联合下发通知,开展“街头组织儿童乞讨”和“强迫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专项整治行动,今后无论城管、派出所、巡警队发现有人带儿童乞讨,一律带回派出所、巡警队审查,跟原籍公安机关核对,以确认儿童身份。
  如果儿童来源不明,公安机关将其送到福利院或救助中心,采集血样输入公安部打拐DNA数据库,帮助寻找亲生父母。对利用儿童乞讨者,将按情节轻重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直至组织儿童乞讨罪追究责任。“我们的目标是杜绝利用儿童乞讨”,陈士渠说。
  “相比较被收养,成为乞讨、偷盗、诈骗工具儿童命运非常凄惨”, 一起案件令孟庆甜印象深刻,“有一个13岁男孩,跟妈妈吵架后离家出走,流落到深圳街头,后被四个犯罪分子控制起来。这个团伙非常残忍,把男孩一只胳膊打断故意不给治,让他骑自行车撞小轿车‘碰瓷’。每次撞完上前一掰胳膊,对方看确实断了吓得赶紧给钱。该团伙作案十几次,男孩后来被公安机关解救。”
  据介绍,被操纵的乞讨、偷盗儿童基本都是被拐骗来的。有的乞讨人给被拐儿童灌安眠药,在地上摆张纸说孩子重病需要钱,孩子天天都在“睡觉”,时间长了很容易痴呆甚至死亡。更有甚者,一些街头行乞儿童每天伤口都在流血,实际上是组织乞讨者每日故意划破伤口,以此骗取更多金钱。
  打击利用儿童乞讨成效明显。记者近日在北京站、前门、王府井大街地下通道等人流密集区域随机走访,未发现以往常见的儿童行乞现象。
 
  DNA大规模“亮剑”
 
  相认,拥抱,哭泣。
  “经过DNA鉴定确认,宋世军、王可英是宋艳红的亲生父母亲。”11月3日,安徽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法医话音刚落,24岁的宋艳红与母亲王可英相拥而泣,久久不能分开,站在一旁的父亲宋世军泪如雨下。
  宋艳红15年前在广东走失,她的幸运得益于公安部打拐DNA数据库。此次打拐专项行动中,利用DNA数据比对已经确认298名被拐卖儿童身份,帮他们找到了父母。
  记者了解到,将DNA远程比对技术大规模用于打击犯罪工作,是世界首创。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濮存昕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失踪儿童的信息库,这个建议被中央重视并采纳。
  4月,全国打拐DNA信息库在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设立,32个省级和11个地市级公安机关236个DNA实验室实现联网,能够异地查询比对被拐卖儿童DNA数据,高科技让“打拐”事半功倍。
  为确保对比中更多被拐儿童,公安部规定失踪、被拐儿童父母和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儿童均要采血。每一份血样的DNA测试费用大约200元,由各地公安机关承担。
  被拐儿童多为幼儿,甚至已是成年人,以相貌来确认查找难度很大。目前,数据库中已经有一万多人的DNA血样。如果父母DNA信息在里边,孩子DNA信息又进去,数据库自动比对,便可确认孩子是哪对夫妻的。陈士渠介绍,多年前,一位走失儿童因找不到父母放在当地福利院,父母在那座城市找了整整五年时间,最后才知道孩子就在离家很近的地方。“假如有DNA数据库,信息输入便能很快找到。”
  记者了解到,此次专项行动结束后,DNA数据库会变成一个长效机制,成为公安机关打拐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接报失踪即立刑事案件
 
  5月6日9时21分,广东佛山公安局禅城分局石湾派出所接到外来务工群众周某报案,称其1岁儿子失踪。石湾派出所立即将此案立为刑事案件,刑侦干警展开侦查。10时18分,拐骗幼儿后企图逃跑的犯罪嫌疑人徐某被抓获,被拐幼儿得到解救。
  1小时成功破获被拐儿童案,堪称奇迹!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专项行动中,亮点突出。
  目前,接报儿童失踪即立刑事案件。陈士渠向记者介绍,以往儿童失踪,要过24小时才能立案,而儿童失踪被拐最初几小时,是查找和发现犯罪线索黄金时期。现在,派出所、刑警队等公安机关一线单位接报儿童失踪、妇女被拐后,要立即立为刑事案件。“110”指挥中心须及时在车站、码头、机场、高速路口等场所部署查找工作。“广东省公安厅报告,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打拐专项行动以来,已经找回来1100多个孩子,其中很多是走丢的,也有人贩子没来得及带走,群众反响很好。”
  此外,一些前所未有的大胆“创新”运用于打拐。
  调整拐卖案件立案管辖范围堪称“妙计”。拐卖儿童妇女犯罪属于严重刑事犯罪,以前只有刑事侦查部门才能管辖,但全国刑警只有约15万人,警力相当紧张。此次打拐专项行动开始后,派出所可以直接立案开展侦查工作,“全国派出所的警力大约是60、70万,相当于一下子增加几十万警力,第一时间对案件展开侦查,这是一个重大变化。”
  两批公安部A级通缉令扮演“奇兵”。A级通缉令每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提供线索者可以奖励五万元,这是公安机关抓捕在逃人员最强有力的措施。以前很少对拐卖犯罪嫌疑人发A级通缉令,今年4月29日和6月4日公安部分两批发布了A级通缉令,每批10名,共通缉20名重大拐卖犯罪案件在逃人员。“效果非常好,已经有18人落网,公安部还准备继续发A级通缉令。”
  打拐专项行动打出组合拳,公安部显然是有备而来。事实上,公安部在专项行动开始前已下发文件,明确公安机关内部各警种打拐职责。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亲自挂帅,担任全国打拐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组长,全力督办打拐。
  “这次打拐专项行动,从上到下竭尽所能,力度确实非常大”,陈士渠向记者介绍,“所有努力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让更多被拐儿童妇女尽快回家。”
 
  无法回避的难题
 
  从2007年7月受命筹建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陈士渠已经在这间略显局促的办公室里奋战了两年多,他笑了笑:“从3月起基本就没有休息过,一个月甚至出过六次差,加班加点已经习以为常了”。
  陈士渠坦言,打拐专项行动之所以能取得一些成效,与基层公安机关对专项行动在经费、警力上的“倾斜”密不可分,但要建立、完善打拐长效工作机制,须认清打拐存在的问题并加以解决。
  现实而巨大的困扰,依然是经费和警力。
  记者了解到,拐卖案件多为流窜作案、团伙作案,涉及多个省市,抓捕、解救、调查取证等花费较大,而公安机关的办案经费来源于地方财政,拐出拐入地都是相对贫穷落后地区,打拐经费不足,客观上影响打击力度。目前,打击拐卖案件还没有得到财政专款,欠缺大案补助。
  “办理拐卖案件比其它案件花费多得多”,孟庆甜介绍,办理一起拐卖儿童案件平均花费3―5万元,有的团伙案件则需要数十万元。而经济欠发达县公安机关一年的办案经费才几十万元,总不能抛开别的刑事案件不管啊!
  “意外负担”让不足的办案经费雪上加霜。很多被解救儿童因多次转手、抵抗力差、患有各类疾病,诊治经济压力落到了公安机关身上,“河北一起案子,铁路公安机关解救出来两个小孩,在买主家就已经病危了,花了20多万都抢救过来,却是用办公经费支付的”。看守所在押犯罪嫌疑人也存在类似问题,山西应县特大拐卖儿童案主犯患有尿毒症,侦查期间每次透析费用都是由公安机关承担,“不菲费用让人头疼”。
  “公安机关专职打拐人员人数不多”,陈士渠透露,目前仅有四川、云南、河北、吉林省公安厅设立了打拐科,每个省两三个人,其余只能是刑警总队里面的重案支队在管。即便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编制也只有5名,从地方公安机关借调了5名干警,还是捉襟见肘。
  “拐卖犯罪十分复杂,打拐需要专门队伍,否则很难胜任”,按照陈士渠的设想,增加编制才能满足打拐需要。“我们最希望各地都有打拐科,如果全国能增加1500个打拐专项编制,基本能解决问题。”
  目前,陈士渠所在的公安部刑侦局承担了国务院反拐行动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的具体工作。“联席会议是一个比较好的平台,有利于推动相关部门多管齐下,共同解决反拐问题”,他说,协调的工作量很大,公安部正在通过联席会议积极推动解决现存的经费、警力、法律、宣传教育、接收安置等问题。
  记者了解到,公安部正和高检高法协商,即将出台一项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的指导意见,“该意见对拐卖犯罪中存在的一些法律问题做出规定,使打击拐卖犯罪更加有法可依,惩处拐卖犯罪更加严厉。”
  反拐利剑出鞘,风暴仍将持续。
 
2010年01月04日  来源:人民网-《大地》  陈城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1063/10698063.html
相关链接  
>> 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人口犯罪专项行动     >> 360°寻人网     >> 中华寻人网     >> 寻亲解难网     >> 联合国机构间湄公河次区域反拐项目 (United Nations Inter-Agency Proj     >> 中国妇女劳动力转移就业网 (Website for Migration and Employment     >> 中国发展简报 ( China Development Brief )     >>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     >> 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     >>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详细>>
版权所有© UN-ACT 中国办公室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新东路1号 塔园外交公寓3-2-121 邮编:100600
电话:(+86 10)64203307
京ICP备1003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