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打拐报告:云贵川成儿童主要拐出地_反拐项目网_UN-ACT China
类  型:
查  询
关键词:
中文首页  
English  
关于我们
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国 际
    国 内
政策规划
    国 际
    国 内
通讯期刊
    新闻摘要月刊
    反拐季刊
    SIREN报告
资料博览
    调 研
    小资料
    要 文
    案 例
外籍拐卖受害人快速排查语音软件下载
邮箱地址:
当前位置:首 页  >>  资料博览 > 要文 >
[打印] 
昆明打拐报告:云贵川成儿童主要拐出地
     时间:2019-07-03 20:27:39     访问量:

  2009年10月30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打拐”专案组将近期解救的两名儿童送到了他们亲人手中。此次行动中,警方还抓获了10余名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这也是昆明警方在今年全国“打拐”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取得的又一“打拐”战果。
  记者调查发现,东莞、昆明等地,存在着一个规模庞大的拐卖儿童行业。为了严厉打击拐卖儿童犯罪,早在2004年6月,昆明警方在全国率先建立起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专业队伍。2005年,云南省公安厅就建立了自己的“打拐DNA数据库”。
  据报道,云贵川地区是我国儿童的主要“拐出地”。而这几年究竟整个昆明有多少儿童失踪?昆明当地的公安机关没有能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但是他们承认形势确实严峻,也为此组织了一次又一次专项打拐行动。
  这其中,2006年的一次打拐行动颇具代表性。
  2006年元月1日,云南省昆明市警方得到一条消息:一名云南籍的女子要带一个小孩从昆明卖到福建,已经约好在厦门火车站交接。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的警察们尾随这名女子上了昆明开往厦门的火车。
  在火车上,侦察员发现了那名拐卖孩子的妇女。为了便于监控,侦察员把座位调到这名女子的旁边。
  时任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康继宏说:“这名女子还是高度地戒备,上火车到下火车将近40个小时,没有离开过座位。”
  在火车上,侦察员发现,这名妇女不停地给怀里的孩子喂东西,根据经验,侦察员判断她喂给孩子的绝不是一般的食品。
  康继宏告诉记者:“他不断地在车上向这名男婴喂服镇定药,有时候这个男婴哭泣一下,她还自言自语地说,‘哎呀你别哭了,马上就可以见到你妈妈了,我是带你去找你妈妈’。”
  服用了大量的镇定剂之后,这名三岁多的男孩昏沉地睡去。为了不打草惊蛇,侦察员并没有行动,而是选择了继续跟踪。
  40多个小时之后,火车到了厦门站。这名妇女抱着孩子下了车,侦察员紧紧地跟了上去。
  康继宏说:“到了车站以后,她在站台上不断用公用电话和那边来接货的人联系。”
  过了将近20分钟,另外一名妇女出现了,侦察人员判断,她正是前来接头的。正当两人交接孩子准备离开时,警方决定立即行动,实施抓捕。
  后来发现他们驾驶一辆轿车来接,车上还有一个这名女子的丈夫叫王生云,警方把他们全部现行一起抓获。
  经审讯得知,这名叫王生云的男子,是福建泉州市安溪乡的农民,而来接头的女子名叫陈光侠,是王生云的老婆。抱孩子的妇女名叫杨士芬,云南昭通人,孩子就是抱来卖给王生云的。
  一个贩卖儿童的上家和下家落网了,警方原以为可以松口气了,然而,让所有的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发现的只是冰山一角。这起贩婴案背后竟然还隐藏着一个庞大的贩婴网络。这起案件的起因,还要从一个普通的家庭说起。
 
  “货源”从何而来
 
  金兰荣,云南宣威人,他和妻子长期在昆明打工,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城中村。2005年4月29日,三岁半的儿子金国正因为生病没有上幼儿园,金兰荣和妻子就把儿子独自放在家里。
  像往常一样,金兰荣夫妇没有锁门,让儿子独自躺在床上睡觉。
  中午11点半左右,金兰荣夫妇回到家,却发现孩子已经不见了。
  在住所附近寻找了一天也没找到孩子,金国正夫妇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于是他们马上报了警。
  接到报警之后,警方在附近的辖区内开始紧张寻找小国正。
  小国正迟迟没有音讯,金兰荣夫妇心急如焚。
  到了2005年8月1日,金兰荣再次到昆明市公安局去反映孩子丢失的情况。这个时候,昆明市公安局已经接到了好几起孩子丢失的情况通报。这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很快他们就成立了专案组。
  孩子已经丢失了3个多月,茫茫人海中,到哪里去寻找孩子的踪影呢?就在警方的寻找陷入困境的时候,金兰荣提供的一条线索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据金兰荣反映,在儿子失踪前,曾经有人看见他和同住在楼上的邻居老海在一起,而这个老海几乎没有正当职业,平时行踪诡秘。在掌握这一线索之后,警方马上对老海进行调查,但是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
  就在警方苦苦寻找证据时,案件突然出现了转机。据云南保山警方抓获的一名毒犯交代,寻甸人傅海中、刘国华等人在昆明专门从事拐卖儿童活动,而这个傅海中很可能就是金兰荣提到的老海,警方立即对付海中和刘天荣的住处进行严密的监控。
  在警方对其实行监控期间,付海中和刘天荣居然开起小卖部,做起了正当生意。
  此时,线索再一次中断。而就在这时,昭通警方传来消息,一个叫常巧兰的妇女因拐卖儿童在昭通落网。她无意中提到,和他一起拐卖儿童的人中间,有付海中和刘天荣两人。
  得到这一消息,警方立即对傅海中、刘天荣实施抓捕。经过连续突审,二人承认,正是他们拐走了3岁的小国正。
  犯罪嫌疑人刘天荣交代:“傅海中也是邻居,他发现这个孩子的父母不在家,就把这个孩子带出来,打电话告诉我,我就带走卖给了田井中。”
  实际上,从2001年开始,他们就建立了这条贩卖儿童的路线,被拐的孩子全部卖给了田井中。
 
  人口贩子也玩“家族生意”
 
  在掌握了老海等人的罪证之后,警方立即赶赴四川西昌抓捕田井中,但却扑了个空。
  警方经过多方寻找,终于在田井中的老家――云南昭通找到了他。
  在对田井中的审讯中,警方吃惊地发现,田井中倒卖的孩子远远不止小国正一个。
  犯罪嫌疑人田井中交代:“有20几个。”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有了更为惊人的发现,原来田井中家族的很多人都参与了贩卖儿童的活动。他的妻子孔令芬,是田井中最得力的助手,小舅子孔令中负责与在昆明的刘天荣进行联络。
  据田井中交代,这些年他从昆明、昭通等地买来的20多个孩子全都由他亲自送到福建,并且卖给了一个叫“王老板”的人,小国正也在其中。
  田井中的落网,这条贩卖儿童的路线图又从四川延伸到了福建,那么,福建的这个王老板究竟是谁呢?田井中只记得王老板50多岁,住在福建厦门安溪县的长坑乡,找到了王老板,就能找到孩子的下落。云南警方根据这条线索,几经周折,终于查到这个王老板真名叫“王金木”。于是他们立即赶往福建,继续追踪王老板。
  然而,寻找王金木的难度远远超出了警方的预料。由于语言不通,他们不能到村子里去挨家排查,而陌生人在村子的出现,也容易引起怀疑,打草惊蛇。很快一周过去了,他们一无所获。
  就在云南警方苦苦寻找王老板下落时,从福建泉州警方那里传来了一条重要线索:2006年1月1日,云南一名妇女将从昆明带一个小孩到福建卖给“王老板”,约好在厦门火车站交货,这成了警方抓获王老板最好的一个机会。
  于是,昆明警方尾随杨士芬在厦门抓获的王生云成为警方重点核实对象。他和田井中交代的王老板之间是否有关系呢?
  康继宏说:“对他的户籍资料进行排查,发现他的父亲跟田井中所描绘的年龄段和住的地方比较相似。我们就把他父亲王金木的照片传回昆明,让关在看守所的田井中进行辨认,田井中认出王金木就是王老板。”
  事情的进展再次出乎昆明警方的预料,没想到厦门落网的王云生的父亲,居然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王金木。有了这条关键线索,在泉州警方的配合下,云南警方很快就抓获了这个一直躲在幕后的王老板,并从他的家中抄出了3个记满了电话号码的小本子。
  在这个电话号码本中,警方看到了田井中、孔令中等人的电话。这些号码都被划上了横线,这些横线又意味着什么呢?
  据他儿媳妇交代,这些被划线的表示孩子已经成交。
  警方还在王金木家中发现了两张手写的和议书和和约。
  王金木说,写这样的保证书是为了向买主证明孩子不是偷来的,好卖出个好价钱。 “我们那边的人做生意很讲信誉,如果是偷人家的,我们不能干,我跟我的上线说,千万不要干,这个是杀头的问题。”
  据王金木交待,2000年他认识田井中和孔令中、孔令芬后,一共从他们手上买过20多个孩子,全部卖到了附近的村镇。
  发现电话号码本,为警方破获这起特大贩卖儿童案,提供了铁的证据。可是,在这20多个被倒卖到福建的孩子当中,谁又是金兰荣夫妇苦苦寻找的小国正呢?王金木向警方交待,他把小国正卖给了当地一名叫王兰的妇女,于是,警方立即调出王兰的户籍进行追查。
  警方经过排查,终于确定了其中一位王兰很有可能买走了金国正,然而在警方对其进行调查时,她却拿出医院的证明,说自己不能生育,家里根本就没有孩子。
  民警贺鹏介绍:“我当时没有什么证据,然后就把她放走了。”
  警方再次进行调查时,发现这个王兰确实买过一个孩子。
  经过反复做工作,王兰终于承认他曾经买过一个男孩,但是却拒绝交出。
  她说:“你要把我带走可以,反正我不交这个小孩。”
  在当地派出所的协助下,经过20多天的努力,王兰终于同意把小国正交到派出所,而这时,王兰的亲属们却坚决阻止。
  贺鹏回忆到:“全部亲属,大概有四五十人,就围这个派出所,不让我们把小孩带走,后来当地公安给驱开一条道,我们才上了车,像逃跑一样。”
  2006年4月25日,在被拐走一年之后,金国正终于回家了。
 
  高昂的寻亲成本
 
  每一起丢失、贩卖孩子的事件,往往跨越省份,而且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为躲避追捕往往把他们拐到很远的外地。这样,给孩子的父母留下的就不仅是心灵的痛苦,还有寻亲路上沉重的负担。
  在王金木一案中,警方最后解救了28个孩子,花费了上百万元,这些经费平均到每个孩子身上,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参与解救的民警李宁说:“差不多3到5万吧,解救一个孩子,成本还是很高,而且大家都比较节约了,出去经常吃点快餐,吃方便面。”
  在昆明最容易丢失孩子的城中村,记者了解到,这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孩子多,平均每家都有两个以上的孩子。由于父母忙于打工和做小生意,许多孩子几乎无人看管,处于放养状态。而这往往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近年来,城中村就有200多名孩子丢失,云南警方调动了上万名警力,花费了600多万元,全力寻找。但由于这样的案件大多是跨省进行贩卖,而寻找孩子的途径单一,成本较高,找回孩子的比例依然很低。
  面临寻找失踪儿童难题的不仅仅是昆明。2004年8月,福建警方历时两年多,解救了44名被拐卖的婴儿,而这次寻亲行动动用了上百名警力,耗资近500万元。而2006年广西柳州警方破获的9起贩婴案中,找回的失踪婴儿也只有9名,不到当年失踪儿童的十分之一。缺乏有效的寻亲网络,寻亲成本极为高昂已经在严重制约着全国各地寻找失踪儿童的效率和进程。张聪 
 
 2010年01月04日   人民网
http://news.sina.com.cn/c/sd/2010-01-04/102519394608.shtml
相关链接  
>> 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人口犯罪专项行动     >> 360°寻人网     >> 中华寻人网     >> 寻亲解难网     >> 联合国机构间湄公河次区域反拐项目 (United Nations Inter-Agency Proj     >> 中国妇女劳动力转移就业网 (Website for Migration and Employment     >> 中国发展简报 ( China Development Brief )     >>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     >> 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     >>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详细>>
版权所有© UN-ACT 中国办公室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新东路1号 塔园外交公寓3-2-121 邮编:100600
电话:(+86 10)64203307
京ICP备1003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