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记者TED演讲:揭露被拐女性真实生活_反拐项目网_UN-ACT China
类  型:
查  询
关键词:
中文首页  
English  
关于我们
湄公河次区域合作反拐进程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国 际
    国 内
政策规划
    国 际
    国 内
通讯期刊
    新闻摘要月刊
    反拐季刊
    SIREN报告
资料博览
    调 研
    小资料
    要 文
    案 例
外籍拐卖受害人快速排查语音软件下载
邮箱地址: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动态 >
[打印] 
美国记者TED演讲:揭露被拐女性真实生活
     时间:2019-07-03 11:07:56     访问量:

[摘要]嫁给大山的女人?犯罪和道德捆绑下的“最美女教师”,现实荒诞得让人颤抖。而郜艳敏在从被拐到被迫成为中国“女性典范”的过程中,媒体,以及我们每一个人做了什么?

 

这个月,美国自由记者Noy ThrupkaewTed上发表演讲,揭露人口拐卖交易:“人口拐卖,其实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

 

                          “人口拐卖比我们意识到的更普遍、更复杂、更接近平常生活”

在演讲中,Thrupkaew说,幼时曾经看护自己的阿姨就是从泰国拐卖来的劳工。Thrupkaew成为自由记者以来,在职业生涯中在对人口拐卖做了深入的研究,采访过数百名幸存者、执法人员和NGO工作人员。在演讲中,Thrupkaew揭露了有关人口拐卖一个个不为人知的事实……

枪口与悬崖,人贩子的恶劣度远超想象

说起拐卖,我们眼前首先浮现的,或许就是一个无辜女孩被皮条客强行掳走的场面。但实际上,人贩子的手段往往比我们想象的更狡猾,也更卑劣。在Thrupkaew专注于报道拐卖人口的这些年里,她见识到了人贩子种种令人发指的手段。

                                                 “这起案子里(人贩子)的计划简直难以置信。”

 

     她曾了解到,在新泽西的一家美发沙龙里,雇主“雇佣”的,都是从非洲国家被拐卖来的女孩子。这些人贩子在加纳和多哥锁定目标家庭后,以提供优质的美国教育为诱惑,把孩子从父母手中骗走。接着,他们找到一些已经获取签证、即将飞往美国的人,让他们谎称被拐女孩是自己的姐妹或妻子,把她们带到美国,然后再以报销机票和其他费用作为报酬。

   

 

这样顺理成章把被拐卖者骗入狼窝后,他们迫使这群女孩每周7天、每天14小时无偿、无休止地工作。直到她们被发现时,已经过去了5年,而人贩子从她们身上捞到了400万美元的暴利。

在另一个案件中,有一家名叫“环球视野”(Global Horizons)的农场劳工承包商,他们向数百名来自泰国的劳工许诺,将为他们提供3年在美国农场的稳定工作。上了当的劳工们欢欢喜喜地卖掉了自家的田地和首饰,好交上昂贵的介绍费。

但当这群劳工一踏上美国土地,这些所谓的“包工头”就凶相毕露,他们没收了工人的护照,一顿暴打之后,又用枪口指着他们逼迫其劳动,直到工人因为超高压的工作而晕倒在地里。

 

泰国侨民称被“环球视野”公司的欺骗

 

1/420的比例,为何只有极少被拐者被救助?

在成千上万的被拐卖者中,有多少人得到了法律的救助?Thrupkaew给出了一组数据:在世界上大约2100万的被拐卖人口中,只有不到5万人得到了救助。“这大概是世界人口与洛杉矶人口的比率,”Thrupkaew说。

                                                                                      得到救助的人数与被拐人口总数对比

 

法律的保障去哪儿了?Thrupkaew给出了3点让人痛心的原因:

第一,执法系统的腐败。

“要注意的是,大多数被拐卖人口都是贫穷的边缘化人群。”正因为如此,许多沦为性奴的被拐女,既无力法抗,也得不到法律的救助。“她们都是‘有案底’的人,不管她们有多渴望,也很难逃脱贫穷、虐待和卖淫的泥潭。”

更糟糕的是,有些警察不仅无视她们的苦难,甚至还成为参与迫害的一份子。“从孟加拉国到美国,一个又一个调查告诉我们,仅在过去一年中,就有2-6成的性工作者称遭到过警察的强暴。”

 

                                   图片来自Noy Thrupkaew的报道《误入歧途的道德讨伐》,称“扫黄”行动往往给被拐妇女带来更多伤害

 

第二,自身法律地位的尴尬。

除了边缘化的特征,让被拐卖人口处于弱势地位的,还有他们自身的法律地位。许多被拐劳工也会尝试反抗,但是只要包工头以驱逐出境相威胁,他们就只好乖乖服从。“逃跑,意味着他们会变成大批非法劳工中的一份子,这些人一旦被捕,同样面临法律的制裁。”

第三,法律默许的灰色地带。

而即使是侥幸脱离了人贩组织,被拐人口受到的威胁依然没有解除。就在之前提到的“环球视野案”之后,涉案的劳工被遣送到一个临时的安置项目中。该项目规定劳工在法律上从属于其雇主,并且否认劳工自由结社的权利。

“提醒大家,我所描述的农场事件(指‘环球视野案’)和临时安置项目都不算人口拐卖,它们在法律上都是可以接受的。”可怕之处就在这里,在法律默许的灰色地带里,种种黑白难辨的劳工项目成为了剥削和虐待的温床。

被拐卖者开始了自我拯救,但我们在做什么?

法律和正义一次次让他们失望,然而面对无情的现实,许多受害者却坚强地开始了自我救赎。

                                                                卡特里娜飓风灾后修复工作中的被拐工人在街头抗议

 

“这些幸存者需要的不是救助,而是团结。”被拐卖来当保姆的劳工与他们的家人和雇主一起走上街去,捍卫家政工人的权利;尼泊尔的性工作者走到一起,决定成立世界上第一个由被拐卖者自己管理的反人口拐卖组织;被拐来做卡特里娜飓风灾后修复工作的印度造船厂工人,从新奥尔良走到华盛顿,抗议剥削。

这群工人甚至成立了一个叫做“全国临时劳工联盟”(National Guest Worker Alliance)的组织,帮助其他工人曝光沃尔玛和好时公司旗下工厂里剥削和虐待工人的内幕。即使是在司法部屡次拒接他们的案子后,他们依然坚持不懈,直到今年2月,一群民权律师为他们赢得了第一场官司的胜利。

他们在履行着原本应该由我们来履行的责任。而我们呢?难道因为与自己无关就可以高高挂起?Thrupkaew认为,其实人口拐卖带来的“血色”红利,早已“嵌入”了我们的生活。她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

 

                                                                                                            被拐人口去向

在所有被拐卖的人口中,有68%的人服务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大到农业、矿业和军事基地,小到超市、巡回合唱团和冰淇淋铺子,我们可能一直都在享受着被拐劳工提供的便利,却浑然不知。

 “我们与(人口拐卖)这个问题都有牵连,但这也意味着,我们都可以为解决这个问题尽一份力。”

“如果我们再也不支持那些纵容其产业链中存在剥削现象的大公司,如果我们要求制定相关的法律,如果CEO们可以对自己企业的用工情况彻底排查,如果我们要求废除劳工的介绍费,如果我们要求劳工也能免受遭报复的威胁而自由结社,那么会有怎样的改变呢?”Thrupkaew说。

 

文章来源:腾讯传媒

 

相关链接  
>> 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人口犯罪专项行动     >> 360°寻人网     >> 中华寻人网     >> 寻亲解难网     >> 联合国机构间湄公河次区域反拐项目 (United Nations Inter-Agency Proj     >> 中国妇女劳动力转移就业网 (Website for Migration and Employment     >> 中国发展简报 ( China Development Brief )     >> 公安部刑事侦察局     >> 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     >>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详细>>
版权所有© UN-ACT 中国办公室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新东路1号 塔园外交公寓3-2-121 邮编:100600
电话:(+86 10)64203307
京ICP备100311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