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妇女、儿童罪是以营利为目的,采取暴力、威胁、欺骗、引诱等手段,拐带妇女儿童并将其卖给第三者的一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行为。它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重大社会问题。为此,当今世界各国和地区,无不将拐卖人口行为作为严重侵犯人身权和人格尊严的犯罪,在刑法中加以规定并予严惩。20世纪60年代,我国拐卖人口犯罪已经基本禁绝。70年代以来,拐卖人口犯罪死灰复燃,并呈逐年上升趋势。这几年来,由于多种因素影响,我市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活动也日益猖獗起来,并呈现出七种动向。
  1、拐卖方式合情合理化。
  人贩子以招工和介绍工作、介绍婚姻为名进行拐骗。被拐卖人数日益增多,涉及范围不断扩大,过去拐卖人口犯罪活动多发生在偏僻、边远的贫困地区,现在逐渐向城镇和经济较发达地区扩展,基本趋势成了由贫困地区-富裕地区,由农村-城市的状况。
  2、被拐卖对象发生变化。
  从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以拐卖农村妇女为主,从90年代末到新世纪以拐卖儿童为主。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文化素质普遍较低,明辨是非能力不强,很容易受骗上当。
  3、犯罪团伙组织严密。
  从近几年破获的拐卖妇女、儿童案件分析,3人或3人以上的团伙犯罪突出,并且多数是男女合谋,一般情况下由女人贩子出面教唆、诱骗到县城或市内其他县市,然后由其他男性团伙接应,带往其他地方拐卖。拐卖人口犯罪由松散型团伙,有向组织化发展趋势。从拐骗、中转、藏匿、贩卖等形成有组织的一条龙犯罪团伙,并出现家族式拐卖人口的职业拐卖团伙。
  4、妇女人贩子逐渐增多。
  “老乡卖老乡”、“亲戚卖亲戚”,少数被拐妇女转而又去拐卖她人是近年来出现的拐卖妇女犯罪的一种方式。拐卖妇女具有受害人与害人者的同一性。
  5、犯罪手段多样性,犯罪区域跨省、国性。
  犯罪分子一般以旅游、打工、介绍对象等手段进行拐卖,并出现盗抢儿童、利用互联网拐卖妇女、跨国拐卖的新趋势。近几年来,我市贫困地方的妇女儿童因打算外出打工、经商而被拐卖的人数将不断增长,直至成为被拐卖妇女儿童中的主体,而“工作”和“经商”将成为对妇女儿童实施拐卖的主要诱饵。由于我市贫困地方妇女儿童脱贫致富方法日趋多样化和多元化,外出打工、经商逐渐替代外嫁,正在成为贫困地方妇女儿童改变人生的重要途径。在未来几年中,由于对于现代工业社会的知识和经验的依然短缺,我市贫困地方被拐卖妇女儿童中出于外出打工或经商意愿而被拐卖的比例将不断上升,不仅会成为被拐卖妇女儿童中的一大重要组成部分,并将继续扩展成主体。而在这一过程中,拐卖者将更多地以“介绍工作”、“外出做生意”实施拐卖。以“介绍工作”、“外出做生意”实施的拐卖将包括拐卖为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廉价劳动力、拐卖为人妻、拐卖为非法或犯罪从业者,如,商业性性服务者、毒品运输者等。
  6、被拐卖者中,未成年者的比例将大幅度上升。
  由于一方面,在贫困地方,包括女童在内的未成年人原本就要承担农田劳作,有的甚至是家中的重要劳动力,外出打工对她们来说只是意味着由童农向童工身份的转变,其劳动力的实质依然存在,更何况外出打工还往往与“赚大钱”、“开眼界”、“新生活”等等神话相连;另一方面,在较发达地区,在利润的驱使下,未成年人的价廉和易管理会成为一些企业冒险雇佣的最佳劳动力,因此,在未来几年内,我市被拐卖劳动力中包括女童在内的未成年者的比例将会呈上升趋势。
  7、妇女和未成年人在正常流出后被拐卖的发生率将出现较大幅度的增长。
  随着流动人口的增加,购买者、拐骗者终点目标的多样化,流出和流入也将日益多样化和复杂化。拐卖可能与流出同时发生,可能发生在正常流出之后,也可能某个地区既是流出地也是流入地。而鉴于贫困地方正常外出打工者的人(次)数将持续增长,包括妇女和未成年人在内的打工者在打工地点被拐卖,即在正常流出后的被拐卖的发生率在近几年内将会出现较大幅度的增长。
  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之所以屡禁不止,而且愈演愈烈,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国家间、地区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使犯罪分子有机可乘,人贩子利用穷国的妇女指望富国能给她们提供更好的工作机会,出国便很自然成为不少妇女谋生的手段,而国际间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违法犯罪活动缺乏有效的合作和手段,造成打击不力,跨国、跨境拐卖人口犯罪屡禁不绝,愈演愈烈。我市目前还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妇女的现实生存状况,使得大量农村未婚女青年望而生畏,梦想通过婚姻这条途径改变其自身的处境,到富庶地区成家,或到经济发达地区落户、打工,以摆脱自己贫困生活的处境和低下的社会地位。农村贫困生活的推力与城市富裕生活的吸引力,为人贩子行骗大开了方便之门。对于人贩子而言,拐卖妇女儿童,是一种“无本万利”的好生意。在传统文化中,妇女总是被看作生儿育女的工具,婚姻的目的在于“传宗接代”,人贩子在拐卖妇女活动中,几乎不用花费任何代价,他们以欺骗为主要手段,整个拐卖活动的支出仅为食宿路费而已。对于那些急于满足自己“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买主”来说,从人贩子处购买婴幼儿不失为一项“经济”的举措。而这种没有经济风险只有社会风险的行业,吸引着人贩子前赴后继。还有,近年来,我市流动儿童数量增长迅速,目前已经形成较大规模。流动儿童大多来自农村,已经形成一个需要特殊关注的群体。在被拐卖儿童中,绝大多数是流动儿童,他们的父母95%为流动人口。也就是说,在被拐儿童中,95%为流动儿童。只有5%是留守儿童,由于缺少必要的监护,才使人贩子有可乘之机。
  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犹如毒瘤,给社会和家庭带来巨大危害。治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一是加大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力度。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始终保持强大而持久的震慑作用,始终把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作为打击的重点,对人贩子决不手软,从根本上斩断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链条。对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的,只要构成犯罪的,坚决给予惩处。二是加强法制宣传教育,增强人们的法律意识和妇女的防范能力。公安机关要在社区实际参与下,有计划、有针对性、持续而具体地对妇女和儿童开展以“树立自我保护意识,学习自我保护方法与技巧”为基本内容的教育培训,最大限度地减少因妇女儿童自我保护能力不足,而给人贩子造成的拐卖人口的机会。对打拐解救回来还未找到亲生父母的孩子,可采取家庭寄养和福利院集中抚养模式。寻求全社会及国际社会的捐款和援助,开展对弱势人群直接救助活动。三是重构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防控体系。推行并逐步完善以主动出击为核心,以网络技术为桥梁的防控体系,形成“社会化防范--减少拐卖人口犯罪--再扩大社会化防范--再减少发案”的主动性警务模式。四是加强国际司法协助和国际合作,提高妇女儿童防拐、防骗的能力。
  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是一项社会性、长期性的系统工作。消除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是社会进步和文明的表现。因此,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需要宣传、教育、法律等手段的结合,需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实行标本兼治,综合治理。
 
(龙岩市妇联办公室) 时间:2006-11-8
http://218.85.73.139:888/yemian1.asp?id=11319&pd=81